madman

是四肢健全的残疾人

问一下这个是什么鸟,能养吗

说两个细思极恐的lof操作

附议

Muize.lupe:

其实早就想说了,关于【lof转载文章可以修改】和【lof二次修改依旧显示第一次时间】这两个操作↑


首先是文章转载可以修改原文章这个操作是我最不理解的lofter操作了……这个真的……太可怕了……这也是我拒绝任何转载的原因。
当然,关于这个操作的讨论一直都有,希望lofter可以重视起来。


第二是关于lof修改文章依旧显示第一次时间这个操作可能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问题,但是我给大家分享一个经历。
主页的一位爸爸被告知有人抄袭他的文章,对方死不肯承认之后出现了一个骚操作。他把他抄袭的那篇文章贴到了以前的一篇文章上面,而时间显示上他的发布时间就比哪位爸爸的时间要早了,而同时反咬一口,指控哪位爸爸抄袭自己的文章。如果我们没有当初最开始发布的截图,可能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虽然我觉得跳到黄河本来就洗不清……全是泥……)
在这件事情的背后真的就有一种细思极恐的感觉。这一次是提前有预备,但是如果没有预备呢?提前没有预知的。私以为无论圈子里怎么撕逼,唯独抄袭和金钱纠纷这两样事情是影响最大的。
所以我的提议是【希望lofter在发布时间的基础上增加一个最后修改的时间。】虽然问题依然存在,但是最起码能有一点保障。


同时,对如果遭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文手(图片是不能二次修改的好像)个人想出了以下几点建议来证明自己。
①是建议做一个以往文风的对比,虽然文风很难看出来,但是每个作者都会有一些习惯性用词,例如描述眼睛的方式,面部表情的描写(例如本人喜欢用勾起唇角,眼里带着笑意。)习惯用的形容词(例如本人喜欢用缓缓的这个词……非常多……)等等。
②由于评论作者可以删除,但是热度作者是不能删除的,第二种方法还是比较麻烦的(非常麻烦好么!!!大海捞针x)热度是可以显示查看的,首先先看自己本身文的热度(虽然也可以取消,但是说不定就碰到个傻的呢)再者是看对方的热度来……戳人……最好是近期点热度的看是否能记得内容,来做人证。


但是以上两种方式都还是比较杯水车薪的……主要还是希望lofter方面能给个解决方式,自从听说了那个爸比的经历,作为一个原创同人写手,也还是有些心有余辜的。特此来与大家分享,防患于未然。
也欢迎在评论区讨论和探讨对于这两种方式的防范方法。
怎么说呢,最后只想说一句。无论如何,清者自清,能做出这种事的人……我相信也走不远的。
毕竟,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脑洞存档】假如绿谷出久变成了黑谷出久

这好

There'sNothingHoldingMeBack:

【脑洞存档】假如绿谷黑化成了黑谷



-黑化久,是出胜,是不是很快乐的计划通
-ooc+互相折磨,看不太出来的双箭头
-可以说当时灵感来自韩国太太画的条漫?:3
-一看标题估计就知道难免会ooc了?


脑洞主脑是朋


我负责旁观和瞎补充www
(其实超好吃的嘛很酷)


-假设绿谷出久黑化了变成了黑谷x
-
-
-
-
-
“要是这么想当英雄的话,还有个效率更高的方法哦。怀着下辈子肯定能拥有‘个性’的坚定信念……从楼顶上来个自由落体吧!”(:3从腾讯版的翻译找出来的)
-
-
-
-
-
绿谷出久从学校天台一跃而下。


他根本不打算弄死自己。
绿谷计算好了怎么跳落,以及落到哪里有缓冲不会造成生命危险。他做出了看似头脑冲动的这种事,他原本也没有想到。会死这种可能性,他在医院醒来后,才觉得后怕。那时候的心情,比起不甘,更多的是想要报复那个说出恶毒话语的人。
绿谷为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感到害怕。


听到绿谷跳楼的消息,爆豪对此感到愧疚。从小到大他一直针对和攻击绿谷,但他没想到过像这样他随口说的一句话,竟然真的能教唆废久自杀。这么多年来绿谷一直和他对着干,有意无意地做些他根本无法认同的事,谁能想到这次绿谷竟然这么“听话”?




【开始整理惹】


【初始】
绿谷跳楼后,爆豪觉得自己有责任,于是经常去探望他。


“其实……我倒是不怪小胜。”
“什……”
“我还没有告诉别人你跟我说的话。”
“……??!废久你在说什么??”


“小胜的志愿是雄英吧。如果被人知道了教唆同班同学自杀的事情,会影响校方推荐吧?你会很困扰的吧。”
绿谷拿这个做威胁,却又不明说。他一副受害者的样子,爆豪有火也没办法发出来。爆豪太太不明真相,因为家住得近,又是幼年玩伴,她总嘱咐爆豪要多关照绿谷一点。
绿谷虽然“大难不死”,但伤势也让他住院了一段时间。绿谷出院后便回了学校上学,难得爆豪没找他麻烦。他主动找上爆豪,问爆豪放学后能不能帮他补习。爆豪当然是答应了。
爆豪去了绿谷家,在绿谷的书桌前,绿谷第一次对爆豪动手动脚。
爆豪想炸他,可看见了绿谷无意中露出的伤势,手又放下了。


(咔酱屁股不保中……)


【淤泥事件】
淤泥事件中,绿谷救了爆豪。
爆豪觉得绿谷是在作秀,但实际上绿谷没想太多,他只是因为那个被困的人是爆豪,因为他露出了求救的眼神,他才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本能战胜了理智。
【然后清洁sex(x】


【雄英高校】
绿谷被同班同学询问起了国中时期自杀的事情。
绿谷说是咔酱教唆自己自杀的,但是立刻就说已经原谅了爆豪,而且爆豪也向自己道歉了。同学们见状也没有多问。
绿谷表面上装作和爆豪玩得很好,爆豪一万分不情愿也只能配合他演出(。)不然就会对自己很不利。他不知道绿谷在打什么算盘,总而言之,他是很被动的。绿谷经常护着爆豪,各种花式夸他,而且做什么事都拉着爆豪。
爆豪也逐渐交上了些朋友,这也让他发现了绿谷的占有欲。偶尔他在和别人交流或接触时,会无意间看到角落里绿谷凶恶(x)的眼神,这让爆豪情不自禁地露出了非常恶劣的笑脸。


(接下来我都是复述朋的话了!)
绿谷就算把真相告诉爆豪,爆豪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反而还能看到爆豪吃瘪。很赤鸡惹。他只要一直在公众场合扮演受害者就可以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大家也不会怎么怀疑他,因为他是受害者,而且锅还可以由加害者来背。
爆豪的人生某种意义上被毁掉了,但也不至于完全被毁,只能说成为No.1大英雄的梦不太可能实现了。
两个人啪啪啪的时候,爆豪说:“我恨你毁了我的一切。”
出久估计会回答他:“你以为我不恨你吗”
爆豪会后悔,但也在被绿谷欺负的时候会想着当时这个人怎么没摔死。
某天干脆就说出来:“你要是当时摔死不就好了吗?”
绿谷说:“你以为你教唆我去自杀我就真的会自杀吗?”
他终于可以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咔了。
“我等你这么久你终于说出这句话了,我好开心。”


成为职业英雄之后,爆豪从来不在公共场合和绿谷说话。绿谷叫他他都不应的。
绿谷超不开心的,但是爆豪看见绿谷不开心,他就很开心。两个人互相折磨。
爆豪早就不在乎后果了。
他警告出久说:“受害者的时效性已经过了,你现在打算和我对调位置吗?”
爆豪巴不得绿谷打他或者对他做过分的事,这样只要一曝光,绿谷的英雄生涯也就完了。
但是该啪啪啪的时候还是会啪啪啪。


绿谷也不会单方面打爆豪,最多只是两边一起互殴而已,他只是在面对爆豪的事情上黑化了而已,对外还是那个英雄木偶,不能做的事,他还是不会做的。
于是两个人精神层面的斗智斗勇。
这么多年折磨下来,也算是另类的执着了。
如果其中一方重伤,另一方大吼着不许死。“不许你这么轻松地死去。”然后背着重伤的人去治疗。


“小胜你恨我吗?恨?没关系,我也恨你。”
口是心非。明明心里还喜欢着,不然也不会纠缠这么久了。
其实绿谷也不知道自己心中的感情,说不清楚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离开了不行,在一起也没那么舒服,所以一直以这种诡异的方式贴合着对方。


偶尔绿谷想要对爆豪温柔,爆豪又觉得他另有阴谋。
比如对他特别好,然后突然吻了他。
因为之前就算啪啪啪,两个人都不接吻。那是两个人第一次接吻,但是爆豪只觉得恶心,怕不是差点就吐出来了。
绿谷看到了可能会先关心一下。
“原来小胜这么恶心我啊。没关系,习惯就好了。”
之后就经常借机接吻,恶心爆豪。
绿谷可能还要在公共场合接吻。
平常的欺负爆豪可能都习惯了不疼不痒的,毫无反应。只有接吻的时候,绿谷才会觉得:哦,是小时候那个小胜啊。
而且在公开场合里,虽然绿谷曝光说是爆豪教唆他自杀的,但是他还是在公众面前伪装成那种和爆豪冰释前嫌,很要好的样子。


绿谷看到爆豪和别人太亲近,会吃醋。看到爆豪跟别人在一起那么开心,绿谷一点都不开心,心里还是希望爆豪对他笑一笑的。“凭什么和切岛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开心?我就不行吗?”
绿谷也是自相矛盾的,想让爆豪因为自己而开心,又不想让爆豪好过,索性就想,让他恨自己算了,至少还注意着自己。因为他特别不喜欢爆豪的刻意疏远。
在外面,还会有不明真相的人感叹:“你们两个感情真好啊”
爆豪可能会贫嘴说:“你认真的吗?我可是教唆过这个人去自杀的哦”
爆豪已经对这些有点自暴自弃了,如果一点就炸的话,可能绿谷会很开心。
爆豪不会想让绿谷高兴。
爆豪只要无视绿谷或者表现得很无所谓,绿谷就会生气了,但是还要笑着说:“小胜过来一下好吗?”然后把爆豪扯到角落里一顿狂亲,连啃带咬还到处摸。

把自家吟游诗人丢去参企了
感谢刀刀帮我抠图!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妈妈

夹心馒头:

欺负不懂异地风俗的gru 然后被踹飞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好吃的狗子:

那个···弟弟····真可爱啊。他们在我眼里已经是两个马强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