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dman

视奸号

【Gotham】Worst friend, best father(Martin&Oswald)

10tails:

-- Martin第一人稱,十年後他眼中的Oswald。
-- 一點Nygmobblepot、暗示的Zsaszlepot。





  我是Martin。在哥譚市是個極為普通的存在,未成年搗亂分子、搞爆破、鑽漏洞經營小本生意、還沒被通緝的潛在罪犯、企鵝的其中一個爪牙,但我跟企鵝的關係要複雜多了。
  最開始我是個孤兒,有天突然被領進了間豪華孤兒院,然後Oswald出現了。他那時是我的朋友,教我挑撥離間、借刀殺人的人際關係小技巧,非常實用。還有很重要的,教我用髮膠、畫眼線,以及如何打扮得無比風騷,反正我本來就被同儕孤立,再過火一點又何妨,至少青春期飢渴時不用自己來。
  並不因為這些我們就友誼長存了,畢竟他沒帶我抽菸、刺青或翹課,十年來發生了很多事,原本我有機會過上普通平淡但絕對安全的生活,但總有Oswald的敵人找上門,最終他還是把我帶回了哥譚。
  我們曾經是彼此最好的夥伴,願意為對方吃吃人肉餡餅、跳進即將爆炸的汽車裡裝死,但也曾經失去信任、互相猜忌、互相利用、互相陷害、試圖殺死對方,一位Oswald還在當撐傘小弟就與他相識的熟人就說,『沒企圖殺死他的人是無法跟他建立穩固關係的。』真是世界上最糟的朋友了。

  但換個角度,我想他是個好父親。他寵愛我、為我著想、提供生活所需的一切,教我生存必備技能,爾虞我詐、興風作浪什麼的,還附帶在他身邊來來去去,那些為數眾多、關係複雜的男人們,做為我的額外學習對象。
  其中我最受不了高調浮誇、總將事情複雜化、精神跟智力輪流異常的那個偏執狂,服裝品味還比個性更糟糕。有時候Oswald愛他愛得願意拋棄一切跟他私奔到月球,有時又恨他恨得要把整座城市燒了,又更多時候當他不存在,幾乎忘記有那個人似的,只要攤上那傢伙Oswald就會變得失控又失常,受過情傷之後復合又分手再復合真是毀滅性的災難。我從他們身上學到的感情問題足以在柯夢波丹當個專欄寫手。
  有位老朋友是精神最穩定、三觀最正常、工作最正經還準時繳稅的,我還沒有以病人身分進過阿卡姆恐怕得感謝他。其實他跟Oswald是可以好好當朋友的,大概是在一個願意破點規矩、一個願意守點規矩的時候,是啊,大概也不會有那天了。
  再來這位寒氣逼人讓人全身發抖的最不常出現,卻是世界上最好的冰淇淋專家跟私人家教,我的GPA四捨五入後有4呢。Oswald都不得不面對我可能要去讀大學了這件事,我們還沒談過,希望他不會太想念我。
  最後一位是我的偶像,10歲第一把格洛克手槍是他給我的,第一把AK步槍跟RPG發射器也是,他也教我玩冷兵器,但熱兵器才是最棒的,跟他一起去轟掉某個目標是最美妙的童年回憶。而且他待在Oswald身邊的時間最多,雖然有幾次條件談不攏的狀況,但他們都深知對方是他們能找到最好或至少最有趣的了。

  遺憾的是Oswald對女人的全然失敗,進而影響了我的身心健全發展,留下不可磨滅的陰影。被綁架只是一碟小菜,我早就成了被綁架專家,兩天內沒自己回家都不好意思進家門。不過說真的,一個聰明的男人再怎麼基也不至於把身邊所有活著的女性關係通通搞砸吧?留一兩個閨蜜在失戀時幫著罵罵前男友不好嗎?我也有段日子需要類似媽媽的角色啊。
  好吧,我真不該抱怨,Oswald沒理由提供我一個媽媽,我吃他的、住他的、花他的錢、開他的車、睡他的手下,而且偷過他幾次貨也沒被砍斷手是該感恩的。

  或許Oswald為我做這些有某種目的,這才符合他教導我的那些道理,但我想這些年我得到的更多,祝願他的投資成功。最後,僅管我們都不會說出來,但我相信我們在彼此心中是最接近家人的存在了。


评论

热度(33)

  1. madman10tails 转载了此文字